在国新办的新闻发布会上,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亦强调,本次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有一个政策边界,严禁“僵尸企业”、失信企业和助长产能过剩的企业实施债转股。对于“僵尸企业”,鼓励债权人委员会制定清晰可行的资产保全计划,稳妥有序推动其重组整合或退出市场,实现市场出清,以充分盘活沉淀在“僵尸企业”等低效领域的信贷资源。【详细】
“我不懂法律,我只知道,1997年以前香港的终审权在英国,有一种判刑叫做‘等候女皇发落’,殖民地的终极法治,最后还不是一个人说了算。”香港《头条日报》网站道出了“港独”鼓吹者的丑恶嘴脸,当别人表示有漏洞时,就是摧毁法治,当自己认为过时时,就需要修订。文章称,法律不是天降的十诫,法律是由人写成,有问题、遇漏洞,就要检讨诠释。回归前设计一国两制,谁想到19年后会有“港独”,还跟“台独”等串联,成为危害国家安全的炸弹。那么现有法律是不是有再诠释的必要?【详细】